中国煤矿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 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139|回复: 0

[新闻] 矿山内讧始末(1):煤矿创立者“王者归来”,血战一触即发

[复制链接]

0

主题

3

帖子

120

积分

班长

Rank: 3Rank: 3

威望
57 点
煤块
554 块
发表于 2019-4-14 18:07:5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廖金米身材粗大,有着一副好块头,他和房祖来都是穷苦出身,他们本来是结拜兄弟,一起闯荡社会,好不容易开发了这个煤矿区,在这里立足了下来,但变故连连,不幸的事情让房祖来蹲进了暗无天日的地下宫殿,他成为了那个神秘组织的俘虏。5 ~5 i2 Q5 F! U- P8 r/ D" Y7 l
9 V7 V4 |: Y9 i2 ?& h5 V+ H0 \; I
以金总为首的神秘组织,他们四处绑人,然后四处勒索,让被绑的一方的亲人朋友出金来消灾。刚开始的时候,廖金米还不停的想办法给勒索的一方送钱财,但时间长了却意外的中断了,这让被囚禁的房祖来的处境越来越艰难。( v* I3 h8 ^: S/ D3 p; N

) z1 w2 Z9 ?# g$ y
矿山内讧始末(1):煤矿创立者“王者归来”,血战一触即发-1.jpg

! o. i7 k( _% B
# p  C) k2 {6 I# r( @8 H
* Q  N( P3 G3 ], P& G他也意识到自己的艰难处境,因此想方设法的离开那里,直到最近的一次暴动的时候,他才趁机离开了那里,还顺路带着一个伴儿,那就是此刻站在他身边的匡楚。
7 `" ^# Z( A* ]. }
$ y5 L; a+ T* r( ~# R  p廖金米死了?他是死在了自己的房间内!还没有等到房祖来兴师问罪的时候,他就那么的离开了这个世界?这一切发生的也太离奇了。在场的每个人都惊讶到了极点。. C6 X' Q% j! `  \

7 W1 O2 d0 L% C- a" R所有的人都愣住了,他们不知所措起来。一个身穿西装的瘦弱男子,从房间的角落里晃了出来,他口中叼着一根雪茄,直愣愣地站在大家眼前,娇傲不训地看着众人,他身后“哗啦啦”地涌出了众多的人,他们都齐刷刷地站立在他身后。. Q* R, N# y, a  [

! C/ b" a+ n! y瘦弱男子拔出了口中的雪茄,身旁立马有人接过了去,并送上了一把乌黑的家伙来,那是一把夺命的手枪。他开始拿着手枪,在众目睽睽之下把玩。众人更是惊骇不已。
! p/ O$ s; t/ v" L8 `. D* H{!-- PGC_COLUMN --}
9 B* ^% ~: P$ ~+ q& J3 x“是你?!”匡楚看着再也忍不住了,他极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喊了起来,并开始一步一步地走进。因为眼前突然出现的这个瘦弱的男子,在记忆中太深刻了。- P0 M- k6 m* B; k; N/ N0 s; ^. ^
$ I7 e8 Q+ c  p0 |. Y
他怎么也忘不了那个晚上。他和兄弟凌空从煤矿中冲出来四处逃命,就是在眼前这个男子的追堵下跳崖而去的,凌空就是在他的步步紧逼下走上绝路的。昔日的情景再次浮现在他眼前,惨不忍睹,一切都历历在目!- G. k( y: h( J, G  C

6 x7 u  C# n* T
矿山内讧始末(1):煤矿创立者“王者归来”,血战一触即发-2.jpg

: a9 F6 u# f1 t& K4 h6 y& ~/ T9 w; k0 |
! k2 f/ k/ k: Y. A# \
留着长发的何常在,看到匡楚反常的情况,他却是无动于踪,只是冷眼旁观着,只是跟着他走进来的画生却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前方的瘦弱男子。$ Z5 F2 P. _! l0 t1 P
3 t5 z* A6 X# C
那个男子和他的身材与容貌恨相似,就像是两个亲兄弟一般。匡楚先前早已注意到这一点,但再深入的交流接触之后,他认为自己找错人。现在眼前出现了那个瘦弱的男子,他的记忆一下子回到了不久之前的那个晚上,他和凌空被人逼得走投无路……
" k1 k/ S% A; n  A  [( b4 b
/ j/ q$ m! ]3 `7 y) N: K) l- \- g" \匡楚如恶虎般扑向了那个人,他想如恶虎般把那个人撕咬而尽。
! \+ m# X3 Z' _# ^1 c+ P* R* g" D1 d
在场的人再次傻眼了,画生急忙冲上去拦截。瘦弱男子身边的人也都哗啦啦地挡在前面,牢牢按住了匡楚,一把黑色的手枪却早已神不知鬼不觉地抵住了匡楚的脑袋。画生也被挡在了外围。" `: ~" M5 L. g+ Q# `
/ f( N6 \. J% }0 m( \8 H. W. q2 L6 M
“放开我!放开我——我要让你偿命!”匡楚想疯子一样嘶喊着、反抗着。
0 ^) K6 I7 d, H: m
9 H, @9 I! d# V4 k: _“发生什么事了,可不要乱来!”画生高喊着,他生怕出现什么事情一般。在他眼里,一定是有什么误会,他现在要想办法把这些误解消除了。- K6 z$ ]# `  g  a/ l9 e* i$ I# G
' Q. G5 C* n2 T# `, W+ F# W+ Z
那个瘦弱的男子,此刻正冷艳旁观地站在一边,不断地把玩着手中的短枪,似乎并没有被眼前的场景所影响,只是自个儿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。但画生却看不下去了,他忍不住质问了起来:“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为什么会在这儿?廖矿长是怎么死的?”
3 G, Y* _0 o- I. y- [! e. P* t
# k* D+ G; Y9 i把玩手枪的男子,他的名字叫画青,和画生几乎有着相同的身材和容貌,只是比他更多了些冷酷。有人悄悄地议论着,一直僵硬在地的房祖来从他们谈话中得知,画生和那个把玩枪的男子,正是同胞的兄弟。4 \4 z: `4 J+ R) R/ ]9 ~5 u

- [8 y, m$ X* u# m" ]5 B
矿山内讧始末(1):煤矿创立者“王者归来”,血战一触即发-3.jpg
# i3 y# X) N$ N+ k, z

* K5 z9 @$ l4 X  s+ `; u8 V& A+ m7 y( m# u$ }3 Z7 P/ N
何常在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,调集了众多人马,把这个大厅死死地围住了,他双目紧瞪着画青,似乎是天大的仇人一般。但他并没有让自己手下的人立马冲上去,只是在一旁虎视眈眈,在等待时机。# ?* u+ s0 j2 e7 j( G

7 t9 J8 b' F. P# M在匡楚记忆中,画青第一次出现,正是那次傍晚,他带着刀疤等人围剿了匡楚和凌空,断送了凌空的性命。现在,他似乎认出了眼前这个正在疯狂叫嚣的人,但他还在琢磨不定,不知道怎么来应付今天的事情,因为自己身前正站着自己的老领导房祖来。
3 [: V- U% s: j6 \) @
3 s( C- M) S" }: l+ B: _9 P% I而且,最为重要的是,他自己卷入了一起枪杀案,死者正躺在大厅内。他要如何面对这样棘手的事情,他该如何处理?画青不仅仅是在把玩手中的短枪,他也是在把玩着自己的聪明和远见卓识。1 a' b  c( M0 }3 m$ y5 h
1 p8 Z% }% i2 X9 ~6 @4 P( w
危机时刻,他不得不慎重考虑接下来的事情应该怎么处理。
: K/ p: {: o% q! O' R2 g3 H( T0 R
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匡楚像是发怒的猛虎般,一旦发威起来,就不会再收手了。他非要冲撞起来,要掉画青的性命般。
0 h5 L% f4 y: f  u
- `8 o, U" H- N% G
矿山内讧始末(1):煤矿创立者“王者归来”,血战一触即发-4.jpg
2 T3 Y5 [$ t) g; L) N7 k% Q$ l

+ f* X; @; Q2 q' w
! k; q2 W+ G8 U" r; Z房祖来一直冷眼旁观着,他发现何常在的人马在慢慢聚集着,很快就包围了整个大厅,而且开始向画青等人逼近了,一场内乱眼看就要触发了。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情况一步步地恶劣下去,忍不住喊了起来:“大家都听我说!”4 G+ G3 O0 B6 Q" }8 o0 V/ o4 w( b
) F$ j3 Y$ e! d
声音洪亮。. T3 z% q" [/ i
8 X" O1 ?4 X* d9 [! |
匡楚愣了下,他转过身来向房祖来求助:“老人家,他要了我兄弟的命,我要报仇!”
1 R0 B' g7 f9 r5 f* R0 R
5 }( C" y- Y- q- q% I5 U7 V! ~- K“怎么报仇?就你现在的样子?”老人质问。$ x, {4 a! {# l( m& D* K5 k

  u+ T9 m: N/ V% y5 ^4 w“我……血债要用血来偿还!”
& P, R: _2 M5 K; W; A) ]  G( f! o  ?1 r( q
“哈哈哈……”画青大笑了起来,“要报仇的都来吧,我又有何惧?”
* Z1 W/ S" \+ A, M, m# e7 S' M& Y: v
“画青,老爷子是不是你所杀?”何常在忍不住发怒了,他身后的人也蠢蠢欲动。
. q+ I- M" o! A' m( e# {9 ^! |# I5 q7 u, |- [) {7 o* ]
“你们不是看见了吗,老爷子不是躺在那里吗,而我不正好是在这里的——不是我,还能是你吗?”( {2 D/ |) Y* z. x8 c& F
6 _: A6 R( ?2 H* v
“算你有种,还敢说是你做的。好吧,那你应该知道,杀了老矿长是什么后果?”1 a9 Z7 ?; H6 B# X
( m+ f2 \1 J! G: U4 q' [. Q5 G
矿山内讧始末(1):煤矿创立者“王者归来”,血战一触即发-5.jpg

+ {/ e. `3 c; O( j" y: r+ y- ~  S# U5 f9 _3 n
. _: `& q) ~% @  N
“什么后果?”
  _/ {# S- m3 D
2 _0 h. P" b9 T2 X! s“杀人偿命!”
3 D# W+ s5 X" B( V
. Q% d' T; j% T$ {0 O! K4 D& g“哈哈哈……那就来吧!”+ ]. P! S# d# d, y

- b1 ^" S8 {0 f' F' ?( \; ]“慢!”房祖来再次打断道,“有什么事,咱们说清楚再动手也不迟。”% t0 v: i) `; ~2 F3 A) ^- M

! [9 R& K6 \7 t, }- Z“这里还轮不到您说话,您早已不是我们的老大了。”画青打断道。
( Y3 ]* `, G" _" @$ h
$ d& g6 K  O& h/ q: k8 O“弟弟,他是我们的老大,之前是,现在还是……这里究竟是怎么回事?你给大家说清楚啊!”画生劝道。
' E4 C- ?( S7 q- q, T
' ]- s# K1 F* R- U: X+ O画青看着自己的兄长,冷笑不语。外面,开始传来了一阵打斗声。他就突然大笑了起来:“听到了吗,我的人已经来了,今天你们谁也别想走!”$ P- d* W$ X: Q$ q

1 K) ?7 \* b, E' A0 v' P有一个人从屋外闯了进来,一下子跌倒在地,他口吐出一股鲜血后,伸手指着画青,留下了生命中最后的一句话:“他反了……”+ T! E8 j; P6 a4 y& L+ T
- z. I# z$ I0 z( T. L* x% S
“兄弟们!给廖矿长报仇的时候到了,都给我上!”何常在从腰间掏出一把短枪,终于发出了命令。他命令直指画青。
5 L, H) D; N. a9 n2 ?
; }+ \( |2 \4 w1 s画青一甩手中的短枪,他刚在在把玩短枪的时候,仿佛就是为这甩出的姿势做准备的。
7 S8 W+ Z; {% Q/ z- T3 y1 R* T1 ^# @. ]" P3 g
矿山内讧始末(1):煤矿创立者“王者归来”,血战一触即发-6.jpg

6 w0 b. |0 o3 n+ c! E1 t4 }3 {/ n2 x- |

' t" [- R% Z* s  x只听一声枪响,何常在的身子就晃荡了下,再看时,他的额头已经中了一弹,鲜血顺着额头直流而在、他身边的人一阵慌乱,但还有人在呼喊着冲了上去。何常在倒在血泊中,屋里屋外乱作了一团。
; }% K5 \% R' o$ s0 i; Q1 L
1 @! A; u1 r0 a( |! l8 [( j) T画生亲眼目睹着自己的弟弟开枪了,他整个人都僵住了,仿佛不相信自己的弟弟会轻易杀人似的。画青并没有停下自己的杀戮,他举起枪来对着那些同样举枪对着自己的人一阵扫射,目光所到之处一片血海,他的目光也从画生的身上掠过,他仿佛看到了自己兄长那份绝望,但他是没有停止继续杀戮。+ x. b/ ]4 L+ j9 r& Q
) o. ]1 U! a/ @9 v( \8 s
画生被庞祖来拉扯到一边,躲避着四处乱飞的枪子,但总有人想靠近他们,和他们进行一场决斗,好在跟随画生的人总能挡在前面,保护他们的周全。正是在这个当儿,兄长对着自己的弟弟喊了起来:“弟弟,停下来吧,我们回家吧,不要再杀人了……”4 }& A% q) w: `4 o
( x' P0 q! N, ]; Y5 l* ~  ~0 ^
他的声音在大厅里空洞地传播着,在震耳欲聋的枪声中却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,但在那些想要和平、想要自己性命的人来说,却是那么的及时。没人想要白白牺牲自己的性命,在何常在倒下的那刻,已经有人看到了恐惧和绝望,他们很快就倒戈相向,站立在最有利的一方以保全自己的性命——向画青投降的不在少数。
1 y1 P, a8 \# J+ M$ Y" ~+ U# b& v+ E$ [6 U
矿山内讧始末(1):煤矿创立者“王者归来”,血战一触即发-7.jpg

  f/ ?  A9 f7 X) I: `. X
0 N* {/ S: d6 E+ m. P; q2 h" F  w. V; L
众多身影中,唯有一个人在咬牙切齿,那就是匡楚。) _" y0 E/ N3 H
, [, ?* t0 ?. g% [( p; G5 a* M
匡楚难以忘记曾经的仇恨,他兄弟凌空就是被画青逼上绝路的。他应该为自己的兄弟报仇。他在一步一步地接近画青,眼睛始终紧紧地盯着对方,对方注意到了他的目光,淡然地举起手枪来瞄准了匡楚,仿佛只要匡楚再靠近一些,他就可以要掉他的性命是的。
7 G- z2 O8 y0 E1 Q$ V% K3 k2 x6 Z: U  ?6 A6 o' P
匡楚丝毫没有退缩,他一步、一步地接近着,越来越接近……“轰隆——”屋外突然一阵大响,整个大厅在响声中也在晃动。
5 m$ I8 p& e8 \/ R2 a8 k, \* q9 ]6 D' M6 [$ K8 Z! G8 q. s8 w
正在火热交火的双方一下慌神起来,他们都纷纷躲避在角落里,想弄明白到底出现了什么事情。紧接着,就从屋外传来了刺耳的警笛声。原来,警察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了。
中国煤矿论坛。国内最大的煤矿行业技术论坛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 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申请友链|枣庄正旭建设发展有限公司 电话:0632-3756333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中国煤矿论坛 ( 鲁ICP备06039380号 )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

GMT+8, 2019-4-23 22:43 , Processed in 0.045565 second(s), 32 queries , Mem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